咸字挞拔

日常

【皇权富贵】是非疲劳

找了八百年终于在这个tag里翻到个虐,我不管就是be!我诚挚推销首页品尝,米其林三星主厨做苦瓜😭😭😭😭😭😭

季风本余:

是挺丧的文。一场因生病而起的短期同居。5000字左右



00.
“敢近一步吗?”
黄明昊抬头看着范丞丞,嘴角扯出一个微笑,确实是不自然的,但也并不苦,似乎早已咬定会得不到回答,只浅浅地自说自话。



01.
黄明昊病了。
一场十二月的重感冒打乱了行程,把发烧的人困在床上,又把房主的心锁在家里。自从范丞丞把黄明昊接到家里照顾,朱正廷那儿叮嘱就没断过。“丞丞啊到饭点了,赶紧给justin喊外卖。”“别让他喝冰的!这死小孩就爱喝冰牛奶!”“辛辣的都避开,让他赶紧养嗓子。”
“啊——交给你照顾真是不放心。”微信语音发过来,自动播放完毕后房间里传来一阵放肆的笑声。范丞丞知道房间里那死小孩把语音听得清楚,故意按下语音键回了句“放心吧哥,一餐不吃他饿不死”,笑声瞬间收住。
范丞丞把温热的牛奶和清淡的饭菜端进门,见屋里那人头发翘起了夸张的弧度,他笑得一抖,牛奶在杯里晃了几晃,几乎要洒出来。黄明昊也不伸手去接,一副骄纵任性的主人模样,贪婪地享受着病人的特殊待遇。
黄明昊想拿牛奶,却在触到温热杯壁的瞬间缩回手来撇了撇嘴,“不想喝热的。”
“你这身体喝不了冷的。”范丞丞侧坐到床上劝他。床上那人也微微倾向床垫凹陷的一侧,嘟囔一句“你先喝”。
范丞丞端起玻璃杯喝上一口,温热的牛奶让他说话都有些黏糊:“菜都是自己做的,不好吃但是对你好。”
黄明昊听得也模糊,随口回了句:“你对我好,丞丞对我最好了。”
范丞丞一愣,手上拿着牛奶也不知该干什么。黄明昊微微抬起下巴示意他喂,他就递上玻璃杯喂了一口。小他两岁的男孩仰着脖子抿上一小口,舌头在杯沿舔了下。
“哎...确实不如冰的好喝。”那人说。
范丞丞听不真切。



02.
似乎是吃药的原因,黄明昊这几天格外嗜睡。范丞丞把男孩压在书角的手轻轻移进被子,再把枕头挪得舒服些。拿起书翻到刚才那页,男女主正为分手吵得不可开交,范丞丞摇头,给书夹了书签放上床头柜。
小他两岁的男孩睡颜的确稚嫩得多。每根发梢都不乖张,压在枕头上让他看着像只小狮子。范丞丞相信这样眉头舒展又不设防的样子是只属于他的,黄明昊平日在宿舍很少睡得这么安稳。
他曾频繁地,长久地注视黄明昊的睡颜,在宿舍或酒店,练习生时期或出道后,全名相称或同枕共眠时。
他的脚步停留在台阶的边缘,再多的勇气都不够他坚定地踏上更高的一级。也许本身这一切就无关胆怯。
指尖划过眉间、鼻梁,到达圆润的鼻尖,再往下到了嘴角。黄明昊睫毛颤了颤,低声的轻哼是将醒的前兆,范丞丞猛地将手拿开,却对上黄明昊睁开的眼。
“哥......”
“牛奶沾到了。”
他说。






03.
黄明昊再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五点多。窸窸窣窣拆食材的杂音混着锅碗瓢盆的清脆响声穿过走廊和房门扑进被子里,像蒙着温暖布料的音乐。亲密无间的人在几步之外做晚饭,这样的认知给他久违的心安。
住范丞丞家时头发再乱他也懒得戴发带,蓬乱的头发不论何时都让他俨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但黄明昊丝毫不在意。他只套一条宽松的睡裤就晃悠出去,脚步安静得像只猫,不作声响地绕到那人身后,猛地圈住腰。
范丞丞被他扑得往前一冲,腹部磕上案板痛得嗷嗷直叫,回过身来一低头就呵斥黄明昊不穿鞋,“光着脚来吓我,看你感冒严重了怎么办。”被凶了的人只好乖乖穿了鞋来,一副被凶惨的样子,半低着头摆明了要人哄,范丞丞只好喂他吃刚蒸好的山芋。出锅的山芋烫手得像烧炭,激得范丞丞直想大口吸气,却又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剥得飞快,倒让身后的病人偷笑好久。
山芋也喂完了,饭也吃了,两人窝去沙发挑电影看。等范丞丞拿着冰啤酒坐到沙发前把房间的毛毯给人裹上,黄明昊选的电影已经开始放了。
剧情不算新奇。因为音乐结缘的男女主在一起经历了一段浪漫的时光,点到为止的短暂相交后两条线又再度分开。清清浅浅的感情,遗憾又美好。

结尾的音乐随滚动的演员表飘出来,黄明昊把脚伸出毯子碰了碰范丞丞的腰,“我以为是讲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电影。”
“恋人未满?小朋友懂得挺多啊。”范丞丞侧过身来看他,眼里带着笑。
“说谁小朋友......”黄明昊瞪他一眼,昏暗的灯光隐去了他眼里最后的一点尖锐和凌厉,这句听起来倒像是嗔怪了。
“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又错过,至少当时是很幸福的吧。”范丞丞突然道。
他仰头喝了一口啤酒,背着光漏出喉结滚动的轮廓。
身后的男孩打断他:“电影美化过度了,这样的遗憾实际上会很痛苦吧。”男孩继续自顾自地说起来,“但是恋人未满的状态总感觉像在逃避,如果没有勇气应该就会这样吧。其实......也说不清哪样更好。”
范丞丞被他皱眉思考的认真模样逗笑,好奇地问:“那你怎么选?”
背后的人犹豫了许久才哼出几句闷在毯子里的鼻音,“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的话,就这样......就挺好的。”

就这样。



04.
两人陷入一阵长久的沉默。影片结束,映在身上的光顿时转回了初始界面的深蓝色,这时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又几乎要把光影晃碎了。
“我接个电话啊,昊昊。”
黄明昊心头一阵没来由的酸楚,一句“好”就哽在了喉咙里,只能点点头回应。
看着范丞丞拿着手机往阳台走的背影,黄明昊突然变得像个要做坏事却又害怕责罚的小孩,眼里狡黠的光被胆怯遮去了些,指尖却已不受控地向前去够那人喝剩的啤酒。
他触上冰凉的铝面,而后得寸进尺地握住整罐放到嘴边迅速抿上一口。吞下杯沿残存的温度,嘴唇小心翼翼地碰触那人留下的痕迹,不敢太过沉迷就又立刻放下,发白的指节冻得有些失去知觉。还剩小半的啤酒罐在桌上磕了下,里面晃动的气泡似乎还在滋滋作响。
“我回来了。”范丞丞扫了一眼桌上的啤酒,盘腿在黄明昊正前坐下。沙发上的男孩往前挪了挪,把下巴搁在哥哥的肩上,呼吸飘在他颈间。范丞丞怕小孩摔着,想抓他的手,却被男孩不留痕迹地躲过。

“那你说,友情以上恋人未满是什么?”他突然问。

身后的男孩想了很久很久,久到开口时声音都沙哑。他顿了顿,应道:“是攒够了无法说出口的喜欢......”
上扬的尾音悬在零度的空气里,光影明灭间黄明昊把头从那人肩上抬起,缩回沙发后方偷偷看着他的侧脸,冷色调的光似乎把他推得很远很远。啤酒在胃里泛酸,舌尖尝到的麦芽味在口腔荡起苦涩,眼前的轮廓渐渐被水光晕得模糊起来。
于是一些话就被咽进了心底。

范丞丞半天也没等到下半句,以为那人累了,就没继续问,只起身帮他把毛毯掖好。




是攒够了无法说出口的喜欢。
只做朋友,会不甘。





05.
第二天清晨黄明昊被开锁的声响吵醒,他喜欢闭眼听外面的动静,猜测那人的举动。
换鞋的声音很小,因为范丞丞脱鞋总是左脚踩右脚。换了拖鞋后脚步声就变得清亮,接着哗啦一串金属碰撞声是钥匙被扔在玄关的证明。塑料袋摩挲的细碎声响说明范丞丞又买了茶叶蛋和蒸饭,油条会在他起床前被吃掉,因为“病人不该吃油腻的东西”。
黄明昊喜欢这样的早晨,因为自己会在八下脚步声后听到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伴着范丞丞的一句“起床了,昊昊”。他喜欢把这些动静猜得分毫不差,胸口满满的成就感很容易让他相信自己本就归属于这样的生活。
“再睡一会儿.....”他也猜得到,这句话说完范丞丞会来把他闹醒。在那人凑得近时向下缩一点再抬头就能让额头碰上他的唇,就像得到一个落在额头的吻。
精明如黄明昊,今天的这一切他也的确猜得分毫不差。
但他没料到,范丞丞在饭桌上看着他说的第一句话会是——
“你精神好多了,是生病好了吧?”

他愣在那里,回想到昨晚的那通电话,猜想着范丞丞是有了推不掉的行程。而这句隐隐透出逐客意味的试探也让他明白,离开的时候快到了。

“嗯。我明天就走。”他回。
“这么快?”范丞丞一怔,“你多住几天也行啊!”


求你不要这样了范丞丞。我快要分不清哪些才是真的了。我真的很累啊。





06.
他下午就开始收拾房间。偌大的房间只住他一人,属于他的物件本就不多,很快就被他整理好放在了桌上。几样范丞丞的东西堆在边上,灰尘的痕迹将所属不同的左右划清了界限。
范丞丞看了哑然,只能调侃他几句“终于学会收管了啊昊昊”“是看不惯我这儿乱成猪窝了吗”“这么急着走啊昊昊”。

如果可以,我也想一直病怏怏地赖在这里永远都不走啊。但病痛要是可以等价交换的话,就不叫病痛了吧。

“我知道你很忙的。”黄明昊笑了笑,“哥哥。”






07.


范丞丞洗完澡出来当场捉住黄明昊偷喝冰牛奶。
“你疯了?冬天生病喝冰的?”范丞丞伸手就上去夺杯子。
“我病已经好了!”
“那不要嗓子了?你看你现在声音都哑的!”
黄明昊推开范丞丞的手发泄般地大喊:“要你管啊!”
莫名的委屈堆积了多日终于爆发,黄明昊几乎是一瞬就哭了出来。范丞丞吓得赶紧抱住他,一下一下地抚他后背,连声安慰:“别哭别哭,再哭我要心疼死了。”
怀里人听了抖得越发厉害。
“是我错了,都怪我都怪我。是因为担心你的身体才这样.....”
“我不需要你担心。”怀里人就着拥抱的姿势将玻璃杯内冰凉的液体一口喝完,抬起头来时哭红的眼里带了些报复的快感。
“黄明昊!”
范丞丞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小自己两岁的弟弟,自己的眼眶也红了,手臂青筋暴起,像是下一秒就要和眼前人扭打起来。
黄明昊转身要走,范丞丞一把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这儿拽,小孩重心不稳一下摔进他怀里,手里的玻璃杯摔到地上砸了粉碎。

他想问“昊昊,伤到没有”,想告诉他“不要动,等我处理”,想说“对不起,别走了”。
但在他将任意一句说出口之前,黄明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侧脸落下一个吻。

满地狼藉的厨房外,一扇玻璃门映出他脸颊上的白色浅印。范丞丞很清楚,自己这辈子从未如此狼狈不堪又失魂落魄过。

怀里人红着眼看他,用气声说:“今天陪我睡吧,我病好了。”
说完眼泪就滴在他脖子上。

真是要疯了。



08.
范丞丞钻进被窝时,早早睡下的黄明昊迷迷糊糊地醒了,搂着他的腰往自己身边拖。范丞丞怕自己手脚冰凉得把人弄醒,只敢蜷缩着不动,直到四肢都暖起来才转过身去离小孩近一点。
黄明昊嘟囔着要他抱,他也只好搂过小孩的脖颈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男孩的头发蹭在自己颈窝里有点痒,让他想起当练习生时男孩把头埋在他胸口撒娇的样子,当年男孩浅金的头发也时常蹭上他的皮肤,但终究只被当作孩子间的玩闹罢了。
原来我们都还是孩子啊。
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劝导去做大人,抛弃稚嫩糟糕的模样,却因为拥有了糟糕的感情变成了更糟糕的人。在最迫不及待想去爱的年纪,连放肆青涩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虽然现在也在笨拙的爱着,该有的甜腻却蒙得严实,苦涩都褪了色,感情钝化得不真实,勇气和胆怯都没有概念了。
但这算是爱着的吧?范丞丞问自己,却发现自己都无法回答。
他遇到了自己的绝无仅有,也拥有了梦中的舞台。手握着双倍的幸运,他曾以为自己不会遇到倦怠期。

就承认这一次吧。
好累啊。





09.
范丞丞搂紧了怀里的人,努力去想关于他们的事情。他想要旷然的未来,也想要现下的安稳。怀里人的这一病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运气,能静静地陪伴就已经让他心满意足。
蒙在毯子里的哭腔,涩在喉中的哽咽,被移动过的啤酒罐,冻得发痛却不愿交握的手,创造亲密接触的心机,只在一人面前展露的情绪失控。

我都懂啊。
我都知道。
我也想要不留缺憾。
但我累了,他说。
眼前人的睫毛颤了颤。
他醒着。
范丞丞心道,他醒了。

殊不知黄明昊心里也是释然的。他总是没法把事情看透,却很明白这件事不能奢求。就当是个很美好的梦吧,至少以后不会经历那些难舍难分的纠缠,痛彻心扉的别离和影视剧里夸张又俗套的情节。
他睁开眼,仔仔细细地把眼前人重新打量了一遍,像是要把每一个细节都描摹进脑海,做一个永无止境的梦,即使心有不甘。

“哥,一会儿不要叫醒我。”










10.
黄明昊的东西的确不多,只一个双肩包就装下了。范丞丞帮他把包放在门边,看他蹲下来系鞋带,目光汇聚到男孩头顶的发旋又渐渐失了焦。
他抓紧了最后的时间,望着男孩出神。


也就是这时,黄明昊抬头问他。
“敢近一步吗?”





















END.


——————————————————————
《是非疲劳》是林夕的书名。
最后是一个开放式结局。


另外补充,电影是Once

一直觉得这俩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的 其实都是感情很细腻的人啊


复习完dfsdy以后

起床做题吧。
西八

每次回家都是灵感爆棚奈何没键盘 只能手写
到学校打开软件把在家写的从键盘转进去录着录着灵感又来了从头开始改
记在纸上回家以后又觉得哪儿哪儿不对劲还是要改

循环往复

大概composition没达标是有理由的吧 永远断断续续写不了完整的一首 心情不停的变化不停的改 之后好几段也没法拼在一起bridge怎么改都没法平衡两段的狗屎差异感

狗屎 都是狗屎

我又忘了明天要上课…

今天也励志要买床头灯👌

我实名制辱骂宿管并日他妈 提心吊胆一晚上都没复习出个几把

人不能喝酒,哪怕咂咂嘴就觉得自己活了两千多岁。

是冰冷在灼烧